來送上週末的深夜禮物~

本篇算是R-15,若有15歲以下的小朋友,請自己摀住眼睛囉

 

雪夜的讚美詩(七)

約瑟夫脫下衣服,舀起一瓢水把身上打濕。正當他擦洗身體的同時,忽然想起在不久之前,手上這塊肥皂也才接觸過克里斯的肌膚。那時他和自己一樣,一絲不掛站在浴室裡……

想不到只是片刻的遐想,約瑟夫發現自己的臉竟然發燙起來,更可怕的是連下半身都蠢蠢欲動。

(糟糕,我怎麼會有那麼變態的想法……)

約瑟夫一邊自責,一邊趕忙掬一把冷水洗臉,拚命想把膨脹的慾望壓下去。然而,他越是想壓抑,內心想要對方的聲音越強烈,彷彿是故意要和自己的理智作對。熱氣氤氳之中,手足無措的約瑟夫握著濕滑的肥皂,茫然望向挺立的分身,腦中一片混亂。

(不行……這樣子等一下他一定會發現……)

猶豫許久後,約瑟夫終於伸出手紓解鬱積的慾望。儘管胸口仍不停狂跳著,但至少暫時可以讓跨下的傢伙安分一陣子。他喘著氣,與鏡中眼神迷亂的男人兩相對望,完全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當下的模樣。

「看來我真的沒救了。」他垮著一張臉,一邊咕噥一邊加快手上的動作,然後舀起水把身上洗乾淨。

等到他穿好衣服走出浴室,卻看見燈光大亮的房間裡,克里斯裹著毛毯躺在地上,似乎已經睡著。他躡手躡腳走過去,在克里斯的身邊蹲下,輕輕搖晃他的肩頭,低聲呼喚對方的名字。

克里斯緩緩睜開雙眼,神情有點恍惚。「你洗好啦……床在那邊……」

「那你怎麼會睡在這裡?」約瑟夫笑著往他的頭上摸一把。

克里斯揉著眼角,像是在說夢話:「因為床是要給你睡的……」說完他正想閉上眼睛,約瑟夫卻抓住他的胳臂,想要拉他起來。「喂,睡地上太冷,你還是去床上睡吧。」

睏倦的克里斯勉強開口:「你睡地上還不是會冷……」

「那還不簡單,一起睡床上不就得了?」

約瑟夫不假思索脫口而出,但隨即臉紅,只得吶吶說道:「我、我的意思是,讓你睡地上太不好意思,如果你不介意,我們稍微擠一下,總比打地鋪好些。」

克里斯茫然望著約瑟夫,又轉頭看床鋪一眼,看樣子大概沒聽懂剛才的解釋,急得約瑟夫說:「那不然我也睡地上。」

克里斯最後好像終於明白了,搖頭坐起身子,把毛毯放回床上。

「好吧……不過單人床實在是有點小,只好請你湊合湊合。」

約瑟夫喃喃說道:「謝謝你,你真是個好人……」

「我只是個很想睡覺的平凡人而已。」克里斯嘴裡嘟噥,接著上床倒頭便睡。

約瑟夫關燈上床,幫克里斯蓋好毛毯之後躺下來。他微笑凝視枕邊人沉睡的臉孔,思緒又回到童年時光。很久以前,他和克里斯都還是小孩子,也曾經擠過同一張床,兩人總有說不完的話,直到修女前來訓斥才乖乖睡覺。當時只覺得好玩,現在回想起來,才覺得當初自己實在是人在福中不知福。

(如果以後真能和他一起生活,即使每天都要擠在小小的床上,也會很幸福吧。)

想到這裡,約瑟夫的心頭湧起一股暖流,他閉上眼睛,卻清楚看見自己和克里斯的未來:同樣是冷冽的冬夜,他不再是隻身一人,而是在兩人共同擁有的小屋裡,等待戀人回來填滿身邊的空間……

夢中的約瑟夫,耳邊依稀傳來開門的聲響,他猜想是克里斯回來了,但又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早已苦等多時,便瞇起眼睛裝睡。

克里斯盥洗更衣完畢,走到床邊,輕輕拉開被子上床,還沒來得及轉身,約瑟夫很快便從背後抱住他。克里斯身子抖一下,轉過頭來說:「怎麼這麼晚還沒睡?」

「你沒回來,我哪睡得著?」約瑟夫邊說邊把下巴枕在戀人的肩上,打一個小小的呵欠,「你這幾天都好晚……偏偏最近醫院老叫我去支援急診,好不容易等到今天休假,才能跟你說到話。我還以為你放寒假時會比較有空,想不到你還是這麼忙。」

克里斯伸手摸了摸約瑟夫的臉頰,說:「對不起,校長要我幫大學預科班的學生補習,所以這陣子都得留校加班,不過聖誕節到新年中間應該就不用去學校。」

約瑟夫把頭轉開,心情似乎還是不太好,「我看你跟學生相處的時間還比較多……這樣朝夕相處,說不定班上早有人暗戀你。」

聽他這麼說,克里斯不覺皺起眉頭。「你太多心了,他們都還是孩子,不會想到這種事的。」

約瑟夫沒理他,自顧自地叨念:「聽說現在中學生都很早熟,十五、六歲就有初體驗,像你這種成熟穩重又溫柔的大人,搞不好最對他們的胃口。」他一邊說,一邊回頭掀開戀人的衣領,用唇齒在對方的肩頸留下愛的印記。

又痛又癢的感覺,讓克里斯忍不住想要閃躲,並小聲抗議:「喂,說過不能用咬的……這樣痕跡太明顯……」

「那不是很好嗎?」約瑟夫笑著在他耳後呵氣:「下次你去上課的時候,那些小鬼看到,就會知道你已經有對象,不敢輕舉妄動。」

「你該不會是跟小孩子吃醋吧?真是的……」哭笑不得的克里斯,頓時睡意全消,「要說吃醋也應該是我吧,醫院裡來往的人更複雜,要是我像你這樣疑神疑鬼的,每天不提心吊膽才怪。」

約瑟夫嘆一口氣,索性把頭靠在對方的頰邊:「如果你會擔心我外遇,說不定我還會開心一點。」

克里斯也嘆一聲,低下頭輕聲說:「我之所以不會擔心,是因為相信你啊。要是你真的愛上別人,就算會傷心,我還是希望你能幸福。」

約瑟夫一時竟愣住了,不知該如何反應。克里斯側過頭來吻他一下,微笑道:「好啦,已經很晚了,快點睡吧,你早上還要帶教學診,再不睡會爬不起來喔。」

約瑟夫圈在戀人腰際的手收緊一些,他本想再說幾句話,可是不一會兒克里斯便沒有動靜,只剩下細微的呼吸聲,大概真是睡著了。這時,身後的約瑟夫不敢作聲,只能悶悶地發著呆,怎麼也無法閤眼。

其實他心裡明白,克里斯明明在學校留到那麼晚,下課沒有直接回宿舍休息,卻還大老遠坐車來自己的住處,當中的心意可想而知;只是他想要再更靠近克里斯一點,希望自己不只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,甚至是生命的中心……

過了半晌,他深吸一口氣,胸膛貼上克里斯的後背,又悄悄把手伸進對方睡褲的縫隙,慢慢向下探去。        

(只是摸一下,應該不會把他弄醒吧。)

約瑟夫心裡想著,屏住氣息愛撫戀人的分身,透過手掌訴說自己寂寞的心情。沒想到肌膚的觸感,讓他的腦袋和下半身當下發燙起來。他心中暗叫不妙,正想縮手退場,手卻被人給握住。

「你剛才一直摸我那裡,這樣我沒辦法睡啊。」克里斯的語氣沒有責備的意思,聲音卻跟平常不太一樣,聽起來有點沙啞。

約瑟夫頓時清醒過來,這才發現對方的身體也產生微妙的變化。他恍然大悟,卻沒把手拿開,竊笑道:「我才剛碰到,你那邊馬上就有反應,可見你還是很愛我的。」

克里斯鬆了手,沉默之中,室內一片昏暗,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,不過可以想見大概是滿臉通紅。約瑟夫湊近他耳邊,悄聲問道:「你明天還要去學校嗎?」

克里斯搖搖頭,聲音還是有些模糊:「明天是星期六,學校放假。」

約瑟夫笑著吻上他的耳垂:「那……現在可以做吧?」

克里斯的身體稍微動一下,半晌之後回答:「你都已經弄成這樣,我能說不要嗎?」

「真高興。」約瑟夫緊緊擁著戀人的身軀,喃喃自語:「成熟穩重又溫柔的人……不要說是那群小孩子,連我都著迷了。」

克里斯終於轉過身來,臉頰果然是發燙的,「話先說在前頭,明天早上我要是起不來,你得自己想辦法弄吃的,遲到了我可不管。」

約瑟夫還是一副嘻皮笑臉的樣子,說:「沒問題,大不了我請假陪你。反正最近流行感冒,很多同事都請病假,我也來裝病吧。」

克里斯撇了撇嘴,「我看假單上的病因要寫『縱慾過度』。」

「才不是。」約瑟夫俯下身,一邊吻著戀人一邊說:「一個禮拜才做一次,這哪叫『縱慾過度』,應該是『慾求不滿』才對。而且根據醫學觀點,做太少可是有害健康。」

「你今天的話還真多。」克里斯扶著額頭,忍不住笑了:「再不做的話,我可要睡覺了。」

「不行!你明明已經答應我,不可以反悔!」約瑟夫聽他這麼說,不禁發急了,手忙腳亂地脫起衣服。

克里斯看一會兒,微微一笑,伸出雙臂把他攬過來,幫他解開上衣的鈕釦,輕柔的吻緩緩落在對方的眉心和嘴角。

「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……慢慢來吧,我會等你。」

約瑟夫抬起頭,傻傻望著對方含笑的眼眸。不過他很快便回過神來迎上前去,將赤裸的身心完全獻給對方,在戀人眼底平靜的海面上,掀起意亂情迷的波濤……

 

未完待續

創作者介紹

尖端Moon Bleu 801情報室

moon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