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週末的連載時間啦~為大家送上加長的新篇!

一夜過後,克里斯和約瑟夫的距離又更加貼近

 

雪夜的讚美詩(八)

 

不知過了多久,約瑟夫悠然醒轉,情熱的餘韻猶在全身繚繞,慵懶之中帶著一絲溫馨,就像故鄉夏日午後溫暖的海水,讓人只想隨波逐流。他摟緊了懷裡的克里斯,心中有著說不出的滿足。

 驀然間,約瑟夫的神智清明起來,不覺倒抽一口涼氣:「天啊!不會吧!」

 他猛然雙目圓睜,果然發現自己的確抱著沉睡的克里斯,只是現實當中對方不是戀人,只是朋友。問題是:下身的濕黏液體是真的,並不是幻覺……

 (我……我該不會是真的跟他做了……)

 約瑟夫腦中轟然爆出無數問號和驚嘆號,驚慌之餘,差點大叫出聲,所幸最後勉強忍下來。他伸出微微發抖的左手,在克里斯的身上摸索一陣,好不容易才確認對方的衣服都還好端端地穿在身上,看來之前大概什麼事都沒有發生,只是自己忍不住釋放了。

 (搞了老半天,原來是做夢……)

 約瑟夫放下心中大石,但隨即自責起來:

 (雖然只是一場夢,但是那種事未免太羞恥了,如果讓對方發現,這朋友恐怕是當不成了;要是真的做了,自己就算沒有挨告坐牢,大概也會下地獄去吧。)

 街燈的微光在窗簾背後搖曳著,約瑟夫想了又想,目光不由得又回到克里斯的臉上。可能是昨晚真的醉了,他似乎睡得很熟,連剛才的騷動也沒把他吵醒。約瑟夫看著他,暗自覺得好笑:「真是的,睡成這樣,讓人賣掉也不曉得。」

 克里斯本人並不難親近,但總是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,儘管從小一起長大,但約瑟夫覺得他成為神職人員之後,兩人的距離似乎也越來越遙遠。此時此刻,克里斯看起來平易近人多了,深褐色的頭髮不再是一絲不茍地服貼在後腦杓,而是散落在額角和枕上;也許是因為好夢正酣,平和的表情隱約透出孩提時代的天真爛漫。如果說之前在樹下流淚的克里斯讓人心痛,現在的他,則是純潔之中,又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風流……

 想到這裡,約瑟夫的心頭不禁又亂跳起來,眼光卻怎麼也離不開對方。天人交戰許久之後,他靠了過去,輕輕摸著克里斯的臉頰,又碰了碰他的鼻尖和嘴唇。肌膚的熱度透過指尖傳過來,約瑟夫凝視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面容,猶豫好一會兒,終於還是俯身吻下去。

 口腔柔軟濕熱的觸感,跟夢裡一模一樣,每一次的接觸,都喚起身體的記憶,就連靈魂也變得輕盈,彷彿一放手便會飛向天際。約瑟夫已經完全無法思考,只能讓直覺牽引著往下走;他的雙唇依戀地輕觸克里斯的頸項,情不自禁之下,又順手解開對方睡衣的領口。

 「好溫暖啊。」約瑟夫輕聲囈語著。

 手指觸及對方胸膛的那一刻,克里斯的體溫隨著脈搏的跳動,如香水一般瀰漫四周,沉醉其中的約瑟夫也顧不得理智的約束,將臉貼了上去,貪婪汲取那股芬芳。

 正在此時,耳邊傳來一聲低吟,約瑟夫猛然抬頭,只見克里斯微閉的雙眼開一條縫,剛剛才吻過的嘴唇,傳送著模糊的話語:「唔……你起來啦……」

 「我——」

約瑟夫話還沒說完,赫然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又不安分起來,透過接觸的地方對身下的克里斯施壓。困窘之餘,他急忙翻身下床,衝進浴室。衣衫盡褪之後,冰涼的空氣與腰下的熱度形成強烈對比。

 (難道我真的成了變態?以後該怎麼面對他?主啊,求禰幫幫忙吧……)

 約瑟夫甩了甩頭,踩進浴盆,拉上浴簾,扭開水龍頭。他裝滿一臉盆水,舉起手劈頭倒下,刺骨的冰冷讓全身上下的炙熱逐漸退去,也洗滌下身的殘跡。連著澆下幾盆冷水,呆立水中的他,這才想起衣褲已經弄髒,卻沒有新的可以換洗,只好伸手從架上抓一條浴巾,往身上抹了兩下,然後圍在腰間,才關燈走出去。

 床頭的檯燈亮起來,只見克里斯從被窩探出身子,口齒不清地問道:「你去洗澡嗎?怎麼這個時候去……」

 約瑟夫不敢接觸對方的視線,「我……我睡到一半覺得有點熱,就起來沖涼--」話還沒說完,他鼻子一癢,冷不防打了個噴嚏。

 克里斯這才注意到他只圍了條浴巾,不覺吃一驚,連忙說:「這樣太冷了,我拿衣服給你。」他起身下床,打開衣櫃,又拿一套睡衣遞給約瑟夫:「真有那麼熱啊,你連頭都沒擦。」才碰到對方的手,他便叫出來:「咦,你不是才剛洗好嗎?手怎麼會這麼冷?」

 約瑟夫低著頭沒說話,克里斯不覺皺起眉頭:「你剛才該不會是洗冷水澡吧?浴室明明有熱水,就算是限水也應該夠用(註1)……難道是鍋爐壞了?」

 「不是啦……」約瑟夫的頭更低,「我本來就想洗冷水澡的。」

 克里斯頓時瞪大眼睛,「這種天洗冷水,身體哪受得了?還是快把衣服穿上吧。」說完,他又回頭拎一條毛巾過來。「這給你擦頭。」

 他見約瑟夫還杵在原地不動,只好把毛巾往對方頭上一擱,幫他擦了起來。

 「怎麼失魂落魄的,酒還沒醒啊?」

 「大概吧。」約瑟夫咕噥著,臉頰不覺紅了半邊。

 克里斯笑出來,「看來你酒量也沒好到哪裡去嘛。」

 約瑟夫抬起頭,一眼瞧見對方微敞的前襟,胸腹的線條若隱若現,全身又燃燒起來。他吞一口口水,強迫自己把視線移開。「那個……你睡衣前面好像鬆開了,不扣好的話會著涼的。」

 克里斯停下手上的動作,向下瞄一眼,不覺有些尷尬。他一面扣上鈕釦,一面自語著:「奇怪,之前明明有扣的……大概是翻身時不小心弄開。」

 當下約瑟夫馬上就感到後悔——剛才克里斯的手指明明還在自己的髮際,現在卻離開了。他忍不住暗自埋怨:

 (如果是戀人就好了,至少可以向對方索求更多的寵愛……可是現在根本開不了口……)

 正在想時,只聽見克里斯說一聲:「你頭髮還這麼濕,要趕快弄乾才行。」接著約瑟夫感覺到那雙手又回來,隔著毛巾在自己的頭頂舞動。

 「你說我們是在慈恩院一起長大的,」克里斯的聲音又傳來,「我在想……我小的時候,你是不是也跟修女她們幫我擦過頭?我什麼都不記得了,可是總覺得有點熟悉……」

 儘管釦子已經扣上,克里斯的氣息卻不斷飄過來。就在那一瞬間,回憶如潮水一般湧上約瑟夫的心頭,他忽然有股衝動,很想把眼前的人抱進懷裡,把長久以來的思念與感情一傾而盡,然而掙扎許久之後,他還是忍下來,勉強牽動嘴角說:「是啊,只是我那時不太懂事,常常幫倒忙,有時候不小心把你弄痛,真是抱歉。」

 克里斯的手停下來,輕輕按著約瑟夫的耳廓。「別這麼說,你以前這麼照顧我,現在也是……」說完他拿下毛巾,微笑道:「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想起以前的事,但還是很謝謝你。」

 「克里斯……」約瑟夫滿腦子都是對方的笑臉,無法再想其他的事,過了好一會兒,窗外的微光才將他拉回現實。原來經過剛才這麼一折騰,不知不覺竟然天都亮了。於是,他指向克里斯的身後說:「你看,天亮了呢。」

 克里斯轉頭過去看,笑著回應:「真的……新年快樂。」

 「新年快樂……」約瑟夫不好意思地搔搔頭:「對不起,我這一攪和,害你都沒能好好睡一覺。」

 克里斯聳聳肩:「沒關係,難得放假嘛。你不是也沒睡嗎?要不要再回去躺一下?」

 「其實還好……現在倒沒那麼想睡。」約瑟夫嘴上說著,心裡不斷告誡自己千萬不能重蹈夜裡的覆轍。要是再跟克里斯擠一張床,不知又會出什麼差錯。

 

註1:二戰後的數年間,英國還是實施配給政策,除了食物和衣服之外,連居家燃料和浴室熱水用量都有限制。當時家家戶戶浴缸甚至都畫上刻度,因為依照規定,放水只能到五吋深。

 

未完待續

moon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