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末之前送上加長版的第二篇連載,

祝大家週末愉快!

 

雪夜的讚美詩(二)

一個月來,約瑟夫陷進慾望和罪惡感的無限迴圈,一方面在克里斯面前刻意壓抑,另一方面妄想卻像雜草一樣,在心頭蔓延猖狂。

(怎麼辦……看來我真的病了,而且還病得不輕。)

無精打采的約瑟夫閉上眼睛、揉著眉心,連嘆好幾口氣。

此時,肩上冷不防被人拍一下,他嚇得幾乎跳起來。猛一轉頭,一位身穿白袍的金髮女子正沖著自己笑:「喲,這不是學長嗎?今天怎麼這麼認真?」

約瑟夫又坐回椅子上,沒好氣地白她一眼:「我說夏洛蒂,妳不要每次都從背後偷襲好不好?要是我手上剛好拿著危險物品,可是會造成職業災害。」

夏洛蒂靠在桌邊,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:「那是學長你自己反應過度吧,才不關我的事。況且你不是壯得跟牛一樣?讓我碰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。」

夏洛蒂今年剛滿三十歲,也是倫敦大學醫學院畢業的,小約瑟夫好幾屆,現在是住院醫師第三年。實習時約瑟夫剛好帶到他們班,從此成了她口中的「學長」。不過那只是形式上的稱呼,私底下她完全不吃「敬老尊賢」這套,反而常捅漏子,就算後果不嚴重,也足以讓約瑟夫疲於奔命;更慘的是,她有時還會開些無厘頭的玩笑,讓約瑟夫在同事和後輩面前下不了台。不過看在她是院長孫女的份上,約瑟夫本著騎士精神,不想跟這位大小姐一般見識,頂多對方太過分的時候,才會板起面孔曉以大義,只是起不了什麼嚇阻作用。

「好吧,算我反應過度。沒事的話我要先離開。」約瑟夫只想儘快離開戰線,站起身便往外走。

「喂,等一下啦!」夏洛蒂也站起來跟過去,「我話還沒說完呢。」

約瑟夫仍然快步走著,頭也不回地應一句:「又有什麼事?」

夏洛蒂在他背後嚷著:「上次那套西裝,後來怎麼樣?」

約瑟夫終於停下腳步,嘴裡念念有詞:「對喔,我差點忘了……」

聖誕節剛好也是克里斯的生日,儘管對失憶的人來說,紀念日幾乎沒有任何意義,不過約瑟夫還是一廂情願地想給對方一個驚喜。這麼多年來,克里斯多半穿著神父的聖袍,戰場上則都是一身軍裝,後來去學校任教,也不過是簡單的襯衫、長褲加外套而已,似乎沒穿過什麼體面的衣服。因此約瑟夫考慮了半天後,決定買一套訂製西裝當禮物。

只是他自己除了結婚禮服,其實也沒有真的買過量身訂做的西裝,實在不知該怎麼著手,問過幾個同事也沒什麼收穫,因為他們的衣服多半是由妻子或女友打點。後來前輩湯姆建議:「夏洛蒂家裡不是跟貴族世家的西裝師傅很熟嗎?或許她有管道。」

儘管約瑟夫心中有一萬個不願意,最後還是低頭向夏洛蒂請教。沒想到一向鬼靈精怪的學妹,這次居然熱心相助,還親自將他引見給西裝店的師傅。唯一的問題是,約瑟夫怕克里斯不肯收下禮物,沒有事先知會,也就無法取得對方的尺寸。好在兩人差不多高,約瑟夫憑著印象加加減減,勉強定下克里斯的版型。師傅記下細節,對約瑟夫說:「本來訂製服要本人試穿才行,不過既然狀況特殊,我會多留一點空間,之後如果需要修改也比較方便。」

約瑟夫謝過師傅,走出店門的時候,夏洛蒂一臉不可思議地說:「真是意外,我還以為學長是買來自己穿,原來是要送人的。這禮物還真貴重。」

約瑟夫笑了笑,「對方是很重要的人,像親弟弟一樣,所以我才想送點特別的。」

「這樣啊,」夏洛蒂打量了他半晌才又說道:「其實你穿起來也滿好看的……不然我買一套送你。」

約瑟夫啞然失笑:「算了吧,我不適合那種衣服啦,就算買來也穿不習慣。」

子夜彌撒過後,克里斯收到禮物的那一刻,驚訝得說不出話。本來他一直不肯收,約瑟夫好說歹說,最後他才收下那套西裝,又道好幾聲謝。不過,後來倒也沒看他穿過,說不定現在還擱在衣櫃的角落。

如今經夏洛蒂一提起,約瑟夫才想起這件事,心下難免有點失落。難道自己真的選錯禮物?也許當初心血來潮,只是一時讓感情沖昏頭,卻完全沒想到對方真正的需求是什麼……

「所以,後來到底是怎麼樣?」

夏洛蒂仍在一旁催促,約瑟夫無奈地搖了搖頭,又往前邁開腳步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「真是的,什麼叫做不知道……」夏洛蒂嘴上嘟噥,眼見問不出個所以然,只好轉移話題:「對了,晚上院方辦的年終會你會去嗎?」

約瑟夫回答:「不去,我還有別的事。」

夏洛蒂聞言,大聲嘆一口氣:「你也不去啊?那我們內科不就只剩下兩、三個?別人又都有家眷,這樣太無聊,那我乾脆也不去。」

約瑟夫揚了揚眉:「這樣不太好吧?妳要是沒到,院長恐怕會不高興。」

「管他的。」夏洛蒂賭氣著說:「爺爺要我找個男伴,可是學長又不能來,我看我還是別出席,省得一個人在那裡乾瞪眼。」

「抱歉,我也很想幫忙,但是我已經有約,實在愛莫能助。」約瑟夫歪頭沉思,「不然我幫妳跟外科部那邊問問看,有一、兩個單身的住院醫師條件還不錯——」

「我不要外科部的啦!那裡的傢伙既不溫柔又沒有品味,要是跟他們湊在一起,還不如讓我當一輩子老姑婆。」夏洛蒂尖起嗓子抗議,當下便投出否決票。

約瑟夫瞥她一眼:「夏洛蒂小姐,您的眼光未免也太高,就算是伊莉莎白公主殿下徵婚也沒這麼挑剔吧。」

正在說話時,夏洛蒂忽然眼睛一亮,直盯著正前方。約瑟夫順著她的視線望去,只見人來人往的大廳裡,一位身穿黑色長大衣的男子,正在和身旁的老婦人低聲說話,手上還拿著一本書。

約瑟夫張大嘴正要出聲,夏洛蒂反而先聲奪人:「天啊,倫敦竟然還有這種男人,真是天助我也!」

約瑟夫還沒來得及反應,身邊的學妹便筆直走過去,一直來到黑衣男子和老婦人的跟前,隨即露出甜美的笑容,向兩人打招呼:「晚安,我是內科部的夏洛蒂德蘭尼醫師。」

男子轉過頭來,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神情,但很快便笑道:「晚安……這麼巧,醫師您也是內科部的——」話聲方落,他看到夏洛蒂身後的另一個人,不覺叫了出來:「約瑟夫?是你啊……」

「怎麼,你們認識嗎?」夏洛蒂錯愕地望著兩人,老婦人也一頭霧水。

約瑟夫定了定神,向兩位女士介紹:「這位是我的朋友克里斯馬提亞。」

克里斯向她們點頭微笑:「兩位好……我來醫院的時候,剛好遇見這位老奶奶。她說女兒之前在內科部當過護士,所以就聊一下。」

這時夏洛蒂似乎發現了新大陸,對約瑟夫附耳說道:「學長你看,他的西裝。」

經她一提,約瑟夫才注意到今天克里斯真的把那套西裝穿來,而且想不到竟然非常合身,沉穩的墨藍色也很適合他的氣質,與湛藍的眼眸相互輝映。冰藍色的襯衫、蒼灰菱紋的套頭毛衣,加上銀灰色的圍巾,平衡了大衣和西裝的沉重色調,順著臉型的輪廓散發明亮的光輝,英挺之外,還多一分柔和的感覺。

「真的很好看呢。」夏洛蒂又悄聲說一句。

瞠目結舌的約瑟夫完全詞窮,只能不停點頭。克里斯聽不見兩位醫師的對話,望向約瑟夫的眼神透著些許不解,四目相交之際,約瑟夫這才清醒過來,趕忙清了清嗓子,對老婦人說道:「不好意思,我是內科部的主治醫師約瑟夫波納吉斯,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地方,請別客氣,儘管吩咐。」

老奶奶笑著搖頭:「醫師謝謝你,我只是過來幫我女兒帶禮物給她的老同事,待會兒就要回家。」然後,她轉身握起克里斯的手,笑道:「謝謝你陪我聊天,祝你們新年快樂。」

克里斯和其他兩人也對她說了新年賀詞,老婦人離開後,夏洛蒂的眼光又移回克里斯身上:「對了,馬提亞先生,請問您在哪裡高就?」

「您太客氣了,既然是約瑟夫的同事,如果不介意的話,請叫我克里斯就好了。」克里斯笑道:「我在康頓附近的教會學校教書。」

夏洛蒂嫣然一笑:「原來是老師啊,難怪這麼有書卷氣,您的學生真有福氣。」

「那倒是還好……」克里斯笑得有些靦腆:「平常作業和考試都很多,所以班上的學生大概只有放假的時候才會覺得高興吧。」

「有您這麼一位好老師,如果我是學生,就算是每天考試也會很幸福的。」夏洛蒂眼角的笑意更深。

約瑟夫有點看不過去,忍不住插話:「你怎麼這麼早就來?剛才等很久吧?」

克里斯搖頭笑道:「其實我也才剛到。今天雪下得很大,我怕路上有狀況會耽誤時間,所以提早出門。」說到這裡,他擔心地看著兩人:「我是不是打擾你們工作?」

夏洛蒂趕緊說:「沒這回事。這幾天醫院沒排門診,很多病人也都出院過節,我們倒樂得輕鬆。」她停頓一下又說:「對了,晚上醫院有辦年終餐會,您要不要也來參加?」

克里斯正要回答,卻被約瑟夫搶先一步:「很抱歉,他已經有約。」

夏洛蒂的笑渦雖然還掛在臉上,口氣卻咄咄逼人起來:「學長,我是問他又不是問你,再說你朋友難道就不能借我一下嗎?」

約瑟夫一口回絕:「今天不行,下次再說吧。」

夏洛蒂臉上頓時浮現「不甘心」三個大字。「那我要預約情人節,這樣總可以吧?」

約瑟夫嘴角向下一撇:「情人節那天他也沒空。」

「真討厭,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,不然復活節——」

夏洛蒂還在討價還價時,走廊響起廣播的聲音:「內科部夏洛蒂德蘭尼醫師,聽到廣播請至院長室。」

眼看勝利在望,約瑟夫幸災樂禍地笑著:「妳爺爺找妳,趕快去吧,明年見囉。」

「可惡!」儘管心裡老大不高興,夏洛蒂在紳士面前還是盡力維持淑女形象,「克里斯,很高興認識你,希望明年有機會再見。」

不知所以然的克里斯,臉上依舊帶著和煦的笑容說:「今天幸會了,也希望妳今晚玩得愉快,祝妳新年快樂!」

「新年快樂……」

夏洛蒂依依不捨地望了他一眼,這才轉身走開。

 

未完待續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尖端Moon Bleu 801情報室

moon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