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末禮物來囉~

 

雪夜的讚美詩(四)

「等一下要怎麼去餐廳?」克里斯問。

心情正好的約瑟夫帶他去招呼站,攔下一部計程車,回頭說道:「雪這麼大,我看還是不要坐地鐵,直接坐車比較方便。」

約瑟夫一面說著,一面讓克里斯先上車,然後自己也坐進來,對司機說:「麻煩到梅菲爾區的克萊瑞奇飯店,謝謝。」

「沒問題。」司機踩了油門,順口說:「這雪還下得真大,聽說是十年來頭一遭呢。」

克里斯回應著:「是啊,難得積雪這麼深,開起車來也挺辛苦的。」

「可不是嗎?」司機笑道:「我這一路上看到不少拋錨車,還好前兩天我花了點錢裝上鏈條,不然像這種天氣,要是在路上打滑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。」車行到路口,等待紅綠燈的時候,他又開口問道:「兩位是要到克萊瑞奇飯店用餐嗎?趕不趕時間?」

約瑟夫回答:「還好……我訂的是六點半的位子,所以不急。」

司機說:「那就好。看目前的車況,最晚應該六點出頭就會到。很多客人跟我說那裡的位子很難訂,候補的人又多,遲到了訂位立刻取消,可沒得說情的。」

「看來真是不簡單的地方呢。」克里斯喃喃自語,臉上浮現憂慮的神情。

「放心啦,」約瑟夫笑著開導他:「那裡進進出出的名人很多,像你這種『普通人』應該是不會有人注意。不過,要是有人把你當成勞倫斯‧奧立佛(註1),跟你要簽名,那就另當別論。」

「咦?仔細看看,還真有幾分像。」司機附和著。

克里斯對約瑟夫笑一下,眼神閃過促狹的靈光:「我要是成了勞倫斯·奧立佛,那你就來當我的經紀人好了。」說到這裡,他的聲調忽然變得深沉:「要簽還是不簽,那就由你決定吧。」(註2)

「啊?」約瑟夫被他反將一軍,竟然呆住了。以前克里斯總是太過認真,開他玩笑也不太會回應,沒想到失憶之後反而有了幽默感,而且功力還不可小覷。話說回來,要是克里斯真的站上舞台,到時圍繞在他身邊的人想必更多,自己恐怕又會離他更遠……

沉浸在想像中的約瑟夫,也不記得後來克里斯到底又說什麼,等到頭腦終於清醒過來,車剛好也到飯店門口。他搶先付清車資,克里斯正要掏錢給他,他只是笑笑:「這回我請客,下次再讓你出。」

克里斯下車時,手上還握著鈔票,看來有點難為情:「下次可能會等很久,這樣沒關係嗎?」

「放心啦,二月和復活節都有機會,不會讓你欠太久。」約瑟夫笑道:「好,我們先進去再說吧。」

「晚安,歡迎蒞臨克萊瑞奇飯店。」

頭戴黑色緞質禮帽的門房向兩人微笑行禮,拉開大門。飯店是五層樓高的紅磚建築,內部裝潢則是典型的裝飾派藝術風格,黑白相間的光潔地板讓人不禁想起西洋棋盤。克里斯和約瑟夫穿過佛葉廳(The Foyer),進入位於另一側的「書香閣」(The Reading Room);相較於大廳的富麗堂皇,這裡的環境沉穩低調許多,像是高級俱樂部的私人會客室。不一會兒,值班的侍者確認訂位記錄後,領著兩人來到靠近中庭壁爐的坐席。

點完餐,侍者又遞上酒單:「請問兩位需要點酒嗎?」

「你喝不喝酒?」約瑟夫側身問道。

克里斯笑著說:「天氣冷會有點想喝,不過我不太懂酒,所以還是讓你點。」

約瑟夫不覺有些驚訝。記得從前克里斯除了聖餐禮之外是滴酒不沾的,想不到他失去記憶之後,很多習慣都改變,不過這樣的改變,似乎讓他和自己的距離更近。

「先生,請問您決定要點哪一支酒了嗎?」

侍者的提醒讓約瑟夫恍若大夢初醒,連忙說:「那請侍酒師推薦吧。我想點不太甜的紅酒配餐,但是單寧味不要太重。」

選好酒後,約瑟夫鬆一口氣,只見克里斯微笑道:「你好像很喜歡這家餐廳,從剛才進來就笑容滿面。」

「有嗎?」約瑟夫也笑了,「我想是託你的福。因為有人陪我一起吃飯,心情想不好都很難。你今天看起來也很高興啊,學校的事都忙完了嗎?」

克里斯點頭:「差不多了。不過就算工作再多,也應該要好好過年。倒是你在醫院比較辛苦,不像學校還有寒假可以休息。」

「也還好。」約瑟夫說:「這個星期沒排門診,所以會輕鬆一點。」

正在聊時,餐點陸續送上來,兩人念完餐前禱詞後,克里斯不可置信地望著盤裡晶瑩剔透的肉凍,低聲讚嘆:「好漂亮,這麼吃掉太可惜了。」

約瑟夫笑著看他一眼,「食物就是要拿來吃的,不吃才叫做可惜。」

克里斯小心翼翼切下一塊肉凍送進嘴裡,接著臉上浮現驚喜的表情:「太好吃了……能吃到這麼美味的東西,真是幸福。」

剎那間,約瑟夫發現自己完全淪陷,恨不得也變成盤中的食物,融化在對方的笑顏之中。

「能讓你這麼快樂,食物也會覺得很幸福吧。」

「咦?你說什麼?」克里斯不解地問。

約瑟夫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,趕緊轉移話題:「好戲還在後頭,你那道嫩煎鴨胸可是招牌菜,食評家還說,連法國人吃過之後都願意歸化英國籍。」

克里斯讓他的話給逗笑了:「那也太厲害。如果主廚早生個幾百年,法國恐怕早就是我們的,高盧人也不會笑我們是不懂美食的野蠻人。」

一頓飯吃下來,談笑間不知不覺竟已過三個多小時。結帳的時候,約瑟夫的目光不經意飄向鄰座的客人,只見滿室衣著入時的男女不時低聲交談,親暱共享滿桌美食,不覺有些感慨。

(自從成家以後,已經很久沒有戀愛的感覺為什麼婚前明明有著花前月下的浪漫,婚後一切就都變?之前的婚姻就像夢幻泡影,但是又說不上來究竟少些什麼……)

走出飯店,冰涼的空氣讓約瑟夫精神為之一振,也把心頭的疑問暫時擱在一旁,將注意力移回克里斯的身上:「現在要去哪裡?」

克里斯想了想說:「學校附近的鎮上有一家小酒館,氣氛挺不錯的,聽說今天會開到凌晨。如果你不太累的話,我們可以去湊湊熱鬧,順便還能看煙火。」

約瑟夫咧嘴笑道:「你今天還真能喝,想續攤的話我當然奉陪。」

「反正過年難得嘛。」克里斯調侃他:「我只怕你喝掛了,不知道該怎麼把你弄回去。」

約瑟夫微笑著回敬一句:「話別說得太早,到時還不曉得是誰先倒下。」

 

 

(註1)Laurence Olivier,英國男星,是當時非常有名的莎劇演員,後來在1970年受封為男爵,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演員之一。四○年代的電影代表作有《傲慢與偏見》(1940)、《亨利五世》(1944)和《哈姆雷特》(1948)。

(註2)這裡克里斯是諧擬《哈姆雷特》最著名的獨白:’To be or not to be, that is a question.’原來他應該是用莎劇演員的腔調說:’To sign or not to sign, that is your decision.’

未完待續

 

moon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