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Monday Blue提不起勁嗎?

開個小差看文吧!

 

雪夜的讚美詩(五)

 

兩人走一小段路到地鐵站,坐車到位於倫敦二區的康頓車站,酒館就在三條大街之外的轉角,裡面人聲鼎沸,加上戶外隆隆的煙火聲,果然比倫敦市區更有過節的氣氛。儘管戰後物資仍舊十分匱乏,但老百姓還是透過低調的慶祝,將所有希望寄託在和平的新年。

 

酒館的老闆一見是克里斯,便上前熱情招手問候,中氣十足的聲音帶著濃濃的蘇格蘭鄉音:「唷,這不是克里斯嗎?學校放假啦?」

 

克里斯走到吧台前,笑著回道:「是啊,我帶朋友來捧場。你有記得幫我留下歐瓦耳(Orval)麥酒吧?」

 

「當然有啦,其他人跟我問起,我都說賣光了。」老闆大笑著從身後的櫃子拎兩瓶酒出來,「不過這種天氣應該喝威士忌才過癮,你不考慮一下嗎?」

 

克里斯揚了揚眉,「還是先把正餐吃完再考慮甜點吧。不然待會兒來個一小杯,就是你上次說的那個牌子,不要加冰塊。」說完,他把其中一瓶酒推到約瑟夫面前,「這酒是比利時進口的,味道跟一般的生啤酒不一樣,要不要試試看?」

 

約瑟夫接過線條優美的酒瓶和酒杯,笑著看他一眼:「所以這是你的私房酒囉?你常來這裡喝嗎?」

 

克里斯搖頭:「其實也不算常來,大概是學期末時會跟幾個同事來喝兩杯。」他從皮夾抓兩張小鈔塞給老闆,把酒倒進杯中,喝一口又說:「先說好,酒錢我請客。剛才晚餐又讓你破費,今天不准你再掏錢。」

 

「那又沒什麼,聖誕節時你還不是請我吃飯,這頓只是回請而已。」約瑟夫也幫自己斟酒,「不過既然我有這個榮幸,那就恭敬不如從命。」

 

酒館裡放著蘇格蘭民謠「友情萬歲」(註1),有的酒客甚至跟著音樂哼唱。在這樣的氛圍中,兩人的話匣子又打開,從小時候的往事到最近的生活,天南地北聊了起來。約瑟夫望著眼前談笑風生的老友,感覺既陌生又熟悉,從前克里斯並不多話,尤其是進修院之後,似乎隱藏著無限心事,即使是笑的時候,臉龐也總是透著難以言喻的惆悵。今晚克里斯依舊是個好聽眾,但也難得說許多自己的事。約瑟夫聽他談起學校的種種,忽然想起夏洛蒂的話:「有您這麼一位好老師,如果我是學生,就算是每天考試也會很幸福。」

 

(真羨慕那些學生……如果能常常這樣見面暢談,我也會覺得很幸福。)

 

約瑟夫這麼想著,打從心底露出微笑。

 

驀然間人群爆出歡呼,「新年快樂」之聲不絕於耳,老闆也提高嗓門宣布:「不好意思,現在是子夜十二點整,本店營業時間已過,不過為了慶賀新年,最後一杯酒由我請客,祝各位新年如意!」

 

酒館裡響起一片掌聲,克里斯和約瑟夫也乾了杯,互道新年快樂。這時約瑟夫突然叫道:「糟糕,我忘記地鐵沒車了!看樣子得坐計程車回去。」

 

「這時候很難叫車吧。」克里斯喝完最後一口酒,回頭笑道:「與其讓司機敲竹槓,不如去我那邊過夜,把錢省下來,明天還可以吃一頓新年大餐。」

 

約瑟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

「真的嗎……我是說真的可以嗎?」

 

「當然可以。」克里斯穿上大衣,又說道:「不過宿舍離這裡有一段路,你還走得動吧?」

 

約瑟夫笑了起來:「我還想問你呢。你喝得比我還多,我怕你撐不到家門口。」

 

「放心,一、兩瓶酒還不成問題。倒是你自己要走好,別跟丟了。」克里斯說完,站起身來往外走。約瑟夫笑著不置可否,加快腳步跟過去。

 

夜已深沉,街上的人潮逐漸散去,約瑟夫走在克里斯身邊,沉浸在微醺的美好感覺中,興奮之餘又有些許不安。對方是把自己當作朋友才會這麼親切,可是目前的關係已經不能滿足他,除了友誼之外,他還想要更多。就像此時此刻,他不只想陪在克里斯身邊,還想伸手感覺對方的體溫……

 

這時,克里斯突然停下腳步,約瑟夫一時來不及反應,砰一聲撞上他的後背。

 

「對、對不起!」約瑟夫連聲道歉,暗自希望在夜色的掩護下,對方不會發現自己紅熱的臉頰。

 

「沒關係。」克里斯回過頭來瞅著他笑:「你還好吧?這段路比較暗,我怕你沒跟上。」

 

「我沒事……」

 

約瑟夫抬頭望著克里斯,眼前那雙眼眸就像是杯中澄澈的酒液一般,在燈下閃動著微光,令人目眩神迷。究竟是自己喝醉,還是對方也醉了,他也不太清楚。

 

「那就走吧,再幾分鐘就到了。」克里斯拍拍他的肩膀,繼續往前走。

 

(註1)蓋爾語原文歌名為Auld Lang Syne,意思是「逝去的美好時光」。歌詞作者為蘇格蘭詩人Robert Burns,後來多半當做歲末年終的節慶歌謠,像是每年除夕夜,紐約時代廣上的群眾慶祝跨年都會齊唱這首歌。

未完待續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尖端Moon Bleu 801情報室

moon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