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著送上第三篇囉

據說晚上寒流就來啦,大家別出門,在家裡看文吧!

 

雪夜的讚美詩(三)

「約瑟夫,你還好吧?」

克里斯的話聲充滿關心。

「剛才你心情好像不太好……」

經他一問,約瑟夫頓時察覺自己的私心,不由得慚愧起來:「沒什麼……可能在想別的事,抱歉讓你擔心。」

「沒事就好。」克里斯的臉上還是一片困惑:「不過我情人節除了白天要上課之外,應該沒別的事,剛才聽你說起,我還真是摸不著頭緒。」

約瑟夫吐一口悶氣:「我同事正急著找對象,因為她好像很中意你,我怕她會糾纏不休,所以先幫你擋掉。」

克里斯看來有些驚訝:「真的嗎?我剛才沒有注意,只覺得她還挺有趣的。」

「你覺得她有趣啊?」約瑟夫的眉頭皺起來:「那還真是抱歉,我好像壞了你們的好事。不然,下次我跟她說你情人節有空,你們兩個再去約時間。」

克里斯紅著臉辯解:「你誤會了,我對她沒有那種意思。我還以為她剛才是在說你……」

約瑟夫懶得再追究,於是把話題拉回來:「你今天怎麼會穿西裝來?」

克里斯沒料到他會這樣問,出神想一陣,才慢慢說道:「因為晚上要去的那家餐廳很高級,我想也許應該穿得正式一點才不失禮。而且我很喜歡之前你送的西裝,但平常又捨不得穿,所以……」他一時不知該怎麼接下去,只好低頭望著腳上的皮鞋發呆。

「你知道嗎?」約瑟夫不假思索,把腦中的想法全倒出來:「好衣服就是要像你這種衣架子來穿。剛才夏洛蒂也說你穿起來很好看,如果連女孩子都這麼說,鐵定是錯不了。」他抓了抓頭,又嘆一聲:「只是我看等一下去餐廳,八成又有一堆女人盯著你不放,真是傷腦筋。」

克里斯沉默好一會兒才答腔:「抱歉給你添麻煩,不然你先去餐廳,我回去換衣服——」

「我不是這個意思啦!」約瑟夫急著打斷克里斯的話,無意間看見對方愕然的眼神,不覺竟彆扭起來:「我、我只是……怕你太受歡迎,會覺得難為情……」

話才說完,他心下馬上犯起嘀咕:

(怎麼搞的,我竟然如此小心眼……難不成真是中邪?克里斯從小就惹人疼,人緣也一直都很好,可是以前都不覺得怎麼樣,為什麼現在會為這種事煩惱……)

克里斯先是愣一下,然後聳了聳肩:「我只是個普通人,應該沒那麼引人注目才對。」接著他笑說:「倒是你很受歡迎呢,醫院裡的人提到你,都說你是好醫生,還有你跟德蘭尼醫師似乎也滿投緣的。」

「哪有?」聽他這麼說,約瑟夫立刻搖頭否認:「那只不過是工作上的往來罷了,況且我才不想招惹那種女人。」他不想再抱怨,便對克里斯說:「你等我一下,我換件衣服,收拾好就可以走了。」

克里斯點點頭:「好,我去那邊坐一會兒。」

道別之後,約瑟夫快步走向更衣室,換上便服、拿了個人物品,便又匆匆趕回大廳。好在這回克里斯只是一個人靜靜坐在長椅上看書,沒有閒雜人等騷擾。約瑟夫放慢腳步,走到他身邊,湊上前問道:「你看的是什麼書?」

克里斯抬起頭來,臉上泛起清淺的微笑:「是美國作家歐亨利的短篇小說集。放假前我在學校附近的書店看到這本書,當中有個故事叫做〈聖誕禮物〉,我覺得很喜歡,於是買下來了,不過一直到這兩天才有時間看。」

「我記得以前在報上看過。」約瑟夫想了想說:「好像是說一對夫妻,為了給對方買聖誕禮物,結果賣掉自己身上最珍貴的東西。」

「是啊……還好是皆大歡喜的結局。」克里斯閤上書本站起身,表情若有所思,「那對夫妻的心意很令人感動。看完這個故事之後,我忽然想到,每一個禮物,只要是真心送出的,都像上帝的信使一樣,把送禮人的愛帶到我們身邊。」

約瑟夫望著眼前英姿颯爽的身影,心頭頓時熱起來。

(難道他今天是特別為了我,才穿著那套西裝過來嗎?這麼說,他已經查覺到我的心意了嗎……還是在他的眼裡,那只不過是純粹的友誼……)

不知不覺間,兩人已經走出醫院大門。約瑟夫瞥見克里斯拿著書卻沒戴手套,便問道:「外頭這麼冷,要不要把手套戴上?書我先幫你收著吧。」

克里斯回過神來,說道:「啊,我剛剛只顧著想事情,連手套都忘記戴,那就麻煩你。」

約瑟夫接過書,小心放進公事包的夾層,夾層裡有一本真皮小冊子,是一九四六年的新日誌,也是克里斯親手做的聖誕禮物。之前聽他提過,學期末鎮上的手工製書師傅來學校辦活動,那時他跟著學生一起學,後來結業時便完成這件作品。雖然只是小小一本日誌,但是皮製封面的做工相當精細,幾乎看不出是生手之作;或許克里斯本來就手巧,但可以想像也花費不少時間。

明天就是元旦,約瑟夫卻還是把日誌用原來的包裝紙仔細包好,免得摺壞弄髒,打算要用的時候再把日誌拿出來。儘管這樣實在有點蠢,他卻樂此不疲,也不知那份耐心是打哪兒來的。

他看一眼並排的兩本書,才放心地把公事包關上。不知為何,儘管是無意義的動作,心裡卻有那麼一點開心……

 

moonbl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